当前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情欲修仙30-32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好色老头与我妻]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7ee.com 加入收藏夹!

2013/12/15发表于:sexinsex
字数:10000
上文链接:

第三十章激情四射

陈凡六人把张嫣送回客房,一堆人站在楼道之间,李兵悄声问道:「小凡,你刚刚的短信是真的还是假的。」

陈凡故意疑惑道:「什么真的假的啊?」

几人顿时急了,李兵撞撞陈凡的肩膀道:「就是放松啊!那方面?」

陈凡哦了一声,笑道:「想哪去了,你们几个色狼,这里是一个正规的场所,没有你们想的那些。」接着低下头低声说道:「特殊要求你们可以问,所有消费算我的,好了,都回去休息吧,玩了一天了。」

几人露着会心的笑意各自回房,却不知道,张嫣一直躲在门后面听完几人大的对话,因为没有听到后面的悄悄话,这才松了一口气。

陈凡等几人都回房,然后敲响了张嫣的门,接着就听到张嫣的甜美的声音,「请进。」陈凡推门进去,看到已经躺在床上的张嫣笑道:「张老师,累了一天了,我给你叫了一个spa按摩,你就休息一下吧!」

张嫣坐起身来,拍了拍床边说道:「陈凡,过来坐坐,我和你聊聊。」
陈凡有些疑惑,坐在床边看着张嫣问道:「什么事?」

张嫣捋了捋额前的头发,说道:「今天一天老师都没说,你不觉得这样子花钱有些不好吗?请朋友玩乐有很多种啊,比如爬山之类的。」

陈凡明白到张嫣要表达的意思,笑道:「哦,我知道张老师要说的是什么了,你和我爸熟悉,应该清楚我的家庭状况吧!」

「嗯,我听说过,你妈妈做生意,家里条件很好,但是这也不能成为你这样挥霍的理由啊。」张嫣点头说道。

陈凡笑道:「张老师,你误会了,我的钱其实大多是我自己赚的,不过怎么赚的我不能告诉你,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吧!」

张嫣想了想点头道:「是这样啊,不好意思,那老师向你道歉。」

「不用,老师你也是在教我做人的道理,好了时间不早了,我想技师很快就会来了,明天中午十二点退房,张老师再见。」

「再见。」张嫣看着这个成熟的大男孩走出房间,趴在床上闭目养神。
陈凡来到自己的房间里,看到已经躺在床上熟睡的熟母艳妇,轻轻的走进浴室,冲了个凉水澡,赤裸着身子爬到床上,就这样静静的打量着熟睡的方晴,突然发现她虽然不如妈妈柳艳那般倾国绝色,不如徒儿张妍那般玲珑倾城,但也别有一番熟母艳妇的丰腴之美。

陈凡把神识渗透方晴的体内,感觉到方晴体内「欲种」居然因为能量不足开始潜伏,他知道这是方晴不会《元阴欲经》,也没于人性交的原因,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颗精丸放在方晴嘴边,精丸化作一股阳气注入方晴体内,陈凡立刻就感觉到她体内「欲种」开始活跃,心里想着今晚看来要大出血了。轻轻地趴在方晴身边,慢慢的拉开覆盖在方晴身上的薄被,看到熟妇只穿着一条巴掌大的红色透明丁字裤躺在床上,随着轻微的呼吸声,胸前一对硕大的浑圆的乳房也在有规律的挺动。

陈凡伸出双手,握住乳房轻柔的抚摸,同时俯下身去含住一粒花生米大小的乳珠,在嘴里不停的吸吮,另一只手捏住另一个乳珠不停的揉搓,渐渐的感觉到两颗褐色小乳珠变硬变大,这才放开,接着两手虎口拖住乳房下方开始推搓,这么大的动作惊醒了方晴。

方晴睁开有些迷糊的双眼,轻声说道:「回来了。」

陈凡手上动作不停,说道:「嗯,你今天很累吗?」

方晴呢喃道:「会所那边有些事,今天感觉有些累。」

陈凡柔声道:「那好,今天我来伺候你。」

方晴感觉着胸部的酥麻快感,闭目嗯了一声,陈凡不停的抚摸着方晴的全身,看到方晴眉宇之间的欢愉之色,嘴里发出轻微的呻吟,索性坐起身来,双手勾住方晴红色透明丁字裤的两侧细带,嘴里说道:「骚晴姨,抬抬屁股。」

方晴闻言弓起腰身,使硕臀脱离床铺好方便陈凡拉下内裤,慢慢的红色丁字裤离开了它的位置,放弃了它所要保护的责任,陈凡看方晴肥美饱满的红艳阴唇,乌黑浓密的芳草整齐的排列在腹股沟的内侧,呈三角型分布,细黑柔软的阴毛不能完全遮掩住红艳艳的大阴唇,这是陈凡第一次见方晴到实体的神秘地带,虽然以前看过很多次视频和图片,但还是生出一种被诱惑的感觉。

方晴擦觉到自己的下体暴露在自己心爱的小男人面前,阅人无数的她居然感觉到些须羞涩,心里想到今晚就要把自己全身心的交给自己的小男人,内心激动异常,睡意早已全部驱散,丰腴的肉体发出轻微的颤抖。

陈凡彻底的脱下方晴的丁字裤,把它扔到了床边,跪坐起来,看着眼前美眸轻开,玉容潮红,长长的酒红色波浪卷发披散开来,惹人怜爱;赤裸的白皙丰腴的肉体凹凸有致,自有一股熟妇的风韵撩人心魄;陈凡看着微微颤抖的方晴,想着这事自己同学的妈妈,而且她的儿子就在隔壁,心中怦怦直跳,吞咽了一口吐沫,俯身趴在熟美的肉体上,轻声说道:「骚阿姨,我要开始了。」

方晴羞红着脸点头「嗯」声,陈凡得到许可双手捧着方晴的俏脸,张嘴含住了她诱人的红唇,温柔的吸吮着,不停的用舌尖在上面扫弄,只觉的入口芬芳,圆润滑腻的嘴唇让他如痴如醉爱不释口。

方晴只感觉自己的嘴唇被陈凡吸得微痒酥麻,再也忍不住心爱之人的爱抚挑逗,不顾羞涩张嘴发出呢喃的呻吟,「嗯……」

陈凡趁此机会,毒舌闪电般的钻入方晴口中,迅速的勾起小香舌开始缠绕互吞香津,方晴也彻底的放开第一次和陈凡的亲密接触,抬起玉臂紧紧搂住陈凡的脖颈,丰腴的肉体也在陈凡身下不停的扭动,来平复自己身体和心里带来的双重瘙痒。

两人炽热的湿吻了十多分钟,陈凡才放开方晴,调笑道:「骚阿姨,你可真热情。」

方晴迷离的看着陈凡,伸手抚摸着他的俊脸,呢喃说道:「骚阿姨只会对我的小变态一人热情。」

陈凡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低头在方晴耳边说道:「今晚我要吻遍你的全身。」

方晴闻言只感觉大脑空白,心里的爱意无限倍的放大,头顶冒着炫目的金星,迷迷糊糊的点头说道:「嗯。」

陈凡用炽热的嘴唇轻吻着方晴光洁的额头,弯弯的柳眉,微闭的眼睑;接着又转移到了晶莹圆润的耳珠,牙齿轻轻的咬扯着,舌尖钻入精致曲折的耳洞里,看着娇嫩耳朵的粉红迅速扩散,接着方晴整个脸庞都变成了粉红色。

陈凡放开耳珠,炽热的嘴唇在方晴的香唇上轻点一下,接着便开始热烈的吸吮着优雅细长的脖颈、肩窝,在上面留下一串串吻痕,并在脖颈处张嘴狠咬一口,用力的深吸了一会儿,留下一个红肿的草莓。

方晴全身酥麻,只感觉脖颈一痛,嘴里发出一声娇吟:「啊……」

陈凡松开嘴之后,捧起方晴的一只手臂,张嘴含住她的指尖,逐个的放在嘴里吸吮,接着伸出舌头顺着手背手心开始往上舔弄,顺势而上舔弄到方晴柔软的香肩、腋窝,轻轻嗅了嗅,美艳熟妇没有任何的异味,却透露着一股腻人的浓香。
方晴在陈凡舔弄腋窝之时发出了更加诱人的呻吟,「嗯……啊……不要……痒啊……」身体也在剧烈的颤抖。

陈凡舔弄完两只手臂,接下来顺着肩窝滑过雪白的胸肌,来到丰满圆润的乳峰,香滑的乳沟,娇嫩的乳峰,甜美的乳珠,一寸都没有放过,满嘴都是如兰似麝的芬芳,柔软饱满,香滑腻人。

方晴急促的喘息着,体内熊熊燃烧的欲火侵蚀着她的神经、大脑,嘴里呻吟不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内心深处却在期盼着陈凡的动作再快一些,自己下面的小穴早就泥泞异常了。

陈凡好像听到熟美艳妇内心的呼唤,从乳峰上滑下,短暂地轻吻了一遍丰腴的小腹,只有舌尖在精致的肚脐里钻了一下,终于来到圆润的大腿内侧,看着美妇两条修长的大腿不住的互相摩擦,知道方晴忍得辛苦,分开相互摩擦的双腿,轻轻剥离开乌黑柔软的阴毛,张嘴寻上那殷红肥厚的大阴唇,含住吸吮拉扯了一会儿,满嘴都是熟母艳妇的骚香膻味。

陈凡用鼻子轻轻顶开阴唇,寻到已经肿胀充血的阴蒂,嗅了嗅,舌尖轻柔的舔弄,包裹在嘴里用牙齿细咬轻拉,之后双手分开两片大小阴唇,舌头如毒龙一般钻进方晴小穴深处,不住的刮弄小穴深处柔软的肉壁。

「啊……小……变态……你吸得……太棒了……哦……啊……好爽……真想每天……都可以让……你吸……啊……」方晴再也忍受不住小穴内深处传来的快感,放下所有的矜持,放声浪叫起来。

陈凡听着耳边的淫荡叫声,受到了最大的鼓舞,舌尖最大限度地深入小穴深处,在小穴内肆意驰骋搜寻,心里想着快速找到她的g点,忽然舌尖触及一处坚硬,滚烫滑溜,于是不停的用粗糙的舌尖去点它,耳边传来一声声如泣如诉的娇啼,小穴内的软肉立时不堪刺激地一阵痉挛、颤抖、紧缩,一双修长柔美的玉腿蹬得笔直僵硬,就觉得方晴两腿之间淫液横流打湿了脸颊。

方晴突然崩溃般的喊道:「啊……小凡……快啊……让……开……来了……来了……我……啊……泄了……」

第三十一章激情四射2

陈凡张口接住方晴泄身后的大量阴精,只觉得满口异常甜润甘美,滑腻腻的,看着那充血殷红的阴唇无意识的微张,还有丝丝蜜液沁出,散发着迷人的诱惑之光。

方晴只觉得子宫深处一阵快感,自己没有忍住的淫液喷涌而出,看着满脸湿痕的陈凡,娇嗔道:「说了让你让开的,就是不听,害的人家没忍住。」

陈凡看着方晴娇羞风情的摸样,摇了摇头,爬上去张嘴含住她的红唇,把口中的阴精一口一口的渡了过去,方晴只觉的满嘴滑腻膻香,知道是自己所泄的淫液,也没反抗皱着眉头口口吞咽下去。

完事之后在陈凡胸前锤了一下,娇羞道:「坏死了,让人家吃那个。」
陈凡笑道:「自己的东西,还嫌弃啊。」

方晴整理了一下额前被香汗打湿秀发,摇头道:「不是,只是好久没试过了,感觉怪怪的。」

陈凡闻言皱了皱眉头没说话,方晴看到陈凡的表情,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脸色一暗,低头轻声抽泣起来。

陈凡连忙搂住她哄道:「怎么了,我的骚阿姨?」

方晴抬起娇颜,雨带梨花的问道:「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陈凡想着方晴真是内心细腻的一个人,哄着说道:「怎么会呢,那是你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不一样了,再说还有办法补救呢,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乖,别胡思乱想了。」

方晴闻言才放下心中的忧虑,奇怪问道:「补救,什么补救?」

陈凡说道:「没什么,你以后就知道了,来,我还要吻遍我的骚阿姨全身呢,谁知你这么敏感。」

方晴娇羞的打了一下陈凡,撒娇的说道:「还不都是因为你,每天都挑弄人家,最近身体格外的敏感,都是你啦!」

陈凡摇手投降道:「好好都是我的错,那我现在就来赔偿你这风骚的阿姨来了。」说完抓住方晴的脚踝拉到自己身边,在方晴「啊」的惊呼声中把她的玉趾含在嘴里轻爵细吮。

方晴连忙说道:「不要……小变态……啊……你真是……个小变态……咯咯……咯咯……好痒啊……」

被妈妈柳艳玉足影响的有着严重恋足癖的陈凡,对方晴的反对充耳不闻,同时抓住另一只玲珑如玉的秀足,放在手中不停的爱抚、揉捏、把玩,直到方晴娇喘嘘嘘的不住求饶,才放开一对玉足。

方晴无力的躺在床上,娇喘着说道:「原来小变态你居然还恋足啊,阿姨原本以为你只喜欢收集内裤呢,咯咯,咯咯。」

陈凡大方的承认道:「那有什么,现在恋足的人多去呢。」心里去在想着如果你见到了我妈妈的那双完美天足,你也会忍不住妒忌的。

方晴看到陈凡大方的承认,伸出雪白如玉的小脚丫,用粉嫩柔软的脚心在陈凡胸前踩弄、摩擦,绷直柔和光滑的脚面,弯起足弓,十颗柔若无骨的脚趾夹住陈凡的乳头,轻轻的摩擦拉扯,同时调笑道:「那,晴姨的脚丫最是敏感了,而且晴姨特别怕痒,怎么办呢,晴姨心里爱煞小变态了,如果不能满足小变态的要求,晴姨也是很伤心很难过的。」

陈凡再也忍受不住,反手抓住在胸前肆虐的玉足,四指紧握方晴的足面,以大拇指轻抚足底,感受着方晴脚心粉嘟嘟的嫩肉,和一圈圈美丽的波纹,心里荡起阵阵涟漪,呵斥道:「哼,既然知道了我喜欢玉足,骚阿姨以后要加强这方面的保养和锻炼,知道吗?」

方晴强忍着内心的极度娇羞和脚心的酥麻,只觉得面烧耳热,媚眼欲滴的娇声说道:「遵命,小变态大人。」

陈凡看着方晴娇媚的样子,忍受着心中的情火,说道:「来,骚阿姨,转个身完成我刚才的承诺。」

方晴只能无奈的转身,趴在床上,接着忍受小情人的肆意蹂躏和爱抚。
陈凡看着方晴趴在床上,显露出光滑背脊和硕大肥美的圆臀,调整好自己的姿势,把下面早已肿胀坚硬的火塘巨龙塞进深深的臀缝之中,细细摩擦,同时趴下身开始吸舔方晴光滑的背脊。

方晴感觉到陈凡的火烫巨龙,又羞又急,只想着要是能一下子插进自己的小穴深处那该多好啊。

陈凡吸舔完后背之后重点放在了方晴的肥美硕臀上,两只手狠狠的抓住大屁股,使劲的揉捏,分开两边的臀肉,露出臀缝中央褐色的小菊花,看着不断蠕动的小菊花忍不住伸出舌尖去舔。

方晴擦觉到陈凡的动作,吓得立马坐起来,双手捂着屁股满脸羞红的说道:「小变态,那里不行,脏。」

陈凡拉过方晴,把她压趴在床上,嘴里说道:「没事,在我心里你身上没有脏的地方。」

方晴拗不过陈凡只能无奈的趴在那里,把头埋在枕头里,陈凡用舌头细细的碾平小菊花的四周,双手掰开紧致的肉臀,舌尖往里猛钻,也没有尝到任何异味,看来熟母艳妇平时很注意保养这里,陈凡舔弄了一会儿顺着股沟下滑,再次来到小穴四周,捋顺因刚才弄乱的阴毛,再次口交起来。

「喔……」方晴扭动着娇躯,体会着这种从菊花在到小穴,然后再向全身辐射的酥麻快感,嘴里闷声叫道:「哦……好奇怪……啊啊……美死了……呜呜……啊……啊哦……」

陈凡听着方晴鼓励办的闷声浪叫,专心致志的对待着小穴,过了十分钟,方晴的身体突然开始剧烈痉挛,丰腴的肉体开始疯狂扭动,陈凡感觉到方晴小穴四周的肉壁居然紧紧的夹住自己的舌头蠕动吸吮,心念一动,自体内伸出一缕炽烈的阳气,透过舌尖向着方晴子宫深处射去。

方晴只觉得阴道内滑过一缕炽热,滚烫的温度好像要把阴道的肉壁融化掉似得,那股炽热的气流直冲自己子宫深处,全身好像被电流击中一样,瞬间僵硬接着开始不停的颤抖,扬起修长优雅的脖颈,犹如一只受伤的天鹅,嘴里鸣啼道:「啊……尿了……」一股股真阴从痉挛的子宫深处喷涌而出。

陈凡瞬间就感觉到了方晴这次泄出的是自己的真阴,也就是生命之精,连忙爬到方晴胯下,张口全部接住真阴咽了下去,和自己体内真阳相融合,居然感觉到不动修为有那么一丝丝的增长。

完事之后陈凡翻过方晴,看到她眼角泛着泪花,脸上有着一丝不正常的苍白,不过在高潮后满面红晕的脸颊上一般人是看不出的,陈凡知道方晴这是被元阳之气所激泄了元阴伤了身体,赶忙拿出一颗精丸塞进还在流着淫水花蜜的小穴里,精丸化作阳精流入到方晴子宫深处补缺着刚刚的所失。

方晴在陈凡手指塞进小穴的一瞬间,内壁还在不规律的蠕动,想咬住入侵者,哪知子宫深处被阳精一烫,穴口微微张开,内壁蠕动挤压出手指再次喷出一股清水。

陈凡爱抚着方晴高潮后微微颤抖的身体,不停的运用体内真元帮助她融合自己的阳精,方晴只感觉全身暖洋洋的,犹如被泡在温玉之中,趴在陈凡怀里呢喃道:「好舒服啊,但是好累啊,就像死了一样。」

陈凡只是不停的爱抚着熟母艳妇,看着有些乏累的方晴说道:「累的话早点休息吧。」

方晴伸手抓住陈凡的大肉棒心疼的说道:「那你怎么办,憋得不难受吗?要不我帮你吸出来吧!」

陈凡紧紧的搂着方晴,在她成熟的俏脸上吻了吻,说道:「没事的,我忍一忍就好了,咱们休息吧!」说完不顾方晴反对紧搂着她拉过薄被盖在两人身上,心里想着如果自己不想泄身你能吸的出来吗?哎,以后到底该怎么安排你呢,真是头疼。

方晴也实在感觉累了,两人虽然没有真真的交欢,可是自己实在疲惫不堪了,只当陈凡怜惜自己,心中更是爱煞陈凡,所以只好在陈凡怀里找个舒服的位置熟睡过去。

与此同时,在其他的几间房里,几位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们再按摩完之后,都同时问按摩小姐还有其他的服务吗?哪知按摩小姐笑着回道,这里是正规的洗浴城,几人不死心,觉得陈凡的话语透露着一种暗示,缠着继续追问,最后才问出原来这里有专门的乳交和口交服务,几人大喜,虽然不能真正的舒爽一会,但是这两样也不错啊!于是纷纷点了这两个套餐,在按摩小姐仔细的清洗完肉棒之后,舒舒服服的射了两次,这才安心的去睡了,然而张嫣这边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玩了一天和多喝了点酒的她在按摩一半的时候就睡着了,也幸亏陈凡给她找了个女技师,要不然张嫣被迷奸了都不道。

第二天,只有张嫣一人早早的起来了,打电话问道几人还在熟睡,就一个人跑到一楼更衣室,拿出自己的内衣,一眼看到了在衣柜内的那张银白色印有「玫瑰会所」的卡片,回到房里穿好衣服后坐在床上看了一会电视,发现都九点了,自己的那些学生还没起来,独自一人来到一楼餐厅解决自己的早餐问题,同时打电话催促着众人快点起床,因为洗浴城里的早餐到了九点半之后就不在免费提供了。

第三十二章激情四射2

田园浴场,一楼的餐厅里,张嫣独自一人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过了一会儿,张海、王波、李兵、赵山和方言一起来到餐厅,看到张嫣坐在那里,去自主食材区拿了些早餐来到张嫣这一桌。

张嫣看着几人睡眼朦胧的样子,问道:「怎么就你们几个,陈凡呢?他不吃吗?」

几人坐下后脸上都流露出一丝暧昧,方言说道:「陈凡说他不饿,所以不来吃了,让我们不要等他。」

张嫣没注意到几人的神色,随即几人开始边吃吃早餐边聊天,张嫣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李兵一边鸡蛋一边说道:「大概都到十一点了吧!陈凡说房子要到中午十二点才到时间。」

「哦,那一会儿你们有什么安排没有?」张嫣问道。

几人都摇头表示没有,张嫣提议道:「那我们就在附近转转吧,昨天刚顾着玩了,方言你对这里熟悉吗?」说着扭头看着方言。

方言想了想说道:「还行吧,但是不是很熟悉。」

张嫣拍板说道:「就这样,不熟悉了再熟悉熟悉,吃完后你们去叫陈凡,我在大厅等你们。」

方言想起刚才在陈凡门口听到的动静说道:「恐怕不行,我们刚才叫陈凡的时候,那家伙还在睡懒觉呢。」

张嫣听了方言的话,说道:「那好吧,就我们几个,一会儿派一个人把房卡给陈凡送过去,顺便在给他带点吃的,告诉他起来之后找我们。」

几人随后吃完早餐,都把各自的房卡和早餐交给方言,李兵搂着方言的肩膀小声说道:「一会进去的时候,给咱们侦查一下,看看陈凡屋里有没有女人。」
方言翻着白眼,心里想到,你们可真够八卦的,却又想到早上在陈凡门外听到的动静自己心里也有些痒痒的。

原来就在刚才,他们几个被张嫣的电话叫醒,洗漱完出门之后发现陈凡没起来,以为是张嫣忘叫了,来到陈凡门口,谁知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啪」,接着就听到一个女人痛苦的呻吟,几个人都惊呆了,陈凡屋里怎么会有女人的声音呢?他不是说这里正规的场子吗?难道是从外面叫来的,嗯,有可能。

接着几人趴在门边仔细的听这里面的动静,只可惜那门隔音效果太好了,只能听到一个女人痛苦的呻吟,再也听不到别的了,只能向餐厅走去。

※※※※※※※※※

今天早上,方晴一觉睡醒,只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睡得最香的一会,整晚都被陈凡身上那股雄厚的阳气包裹着,一晚上都像是又回到妈妈的母体一般舒服,看着身边还在酣睡的陈凡,温馨的一笑,嘴角拉起一个调皮的弧度,钻进薄被里,来到陈凡的胯下,伸手抓住陈凡早上晨勃的大肉棒,套弄了几下,张开小嘴,将陈凡的肉棒含住,开始认真的吸吮起来。

方晴被大肉棒的气息逐渐迷失,开始卖力的吸吮,不时的发出「滋滋滋」的淫靡响声,陈凡的肉棒也快速变得更大、更硬、更热了,血管暴起,紫色的蛋大龟头被方晴吸得油光发亮。

陈凡早在方晴醒来之后就醒了,之后享受到如此激烈的口交,不能在装睡了,拉开薄被,看着被捂的满脸潮红,额头有些许汗渍的方晴,笑道:「骚阿姨,真是一刻都离不开大肉棒,真舒服,好好,骚阿姨好好的给我舔。」抚摸着浪卷的秀发鼓励着正在口交的方晴。

方晴一言不发,埋首于陈凡胯下,像是受到陈凡的鼓励似得,舔吸的更加卖力了,紧紧含住龟头,开始轻轻的摇头,龟头好像一粒刚刚出锅的滚烫肉丸子,在口腔中左右晃动,跟着抬起大肉棒,伸出舌头顺着睾丸一路上舔到马眼处,在用舌尖轻钻马眼,来回几次之后张口含住一颗睾丸,用牙齿轻咬,香舌不断的挤压睾丸,迫使睾丸在嘴里四处乱窜,玩够两颗睾丸之后,继续埋头吸吮肉棒,似乎要报复陈凡昨晚似得,一定要把陈凡的阳精给吸出来。

陈凡嘴里发出愉快享受的呻吟,「嗯,嗯,唔,唔。」闭上眼睛双手扶着方晴的头又睡了过去。

方晴这一次口交一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只觉的嘴角有些发麻,在加上心理的因素使得娇躯去滚烫无比,两粒原来深褐色到现在变成红宝石般颜色的乳珠渐渐的变硬、变大,因为扭动的娇躯而在空中划出淫靡的弧线,下面的小穴也流出淫靡的液体,打湿了身下的被褥床单,身上香汗淋漓。

陈凡看到方晴的样子,不在忍受,肉棒瞬间膨胀到极致,放开精关,大量的阳精喷涌而出,一股一股好像永远射不完似得。

方晴闭着眼睛,嘴唇紧紧锁住龟头,喉咙不停的蠕动吞咽着口中的阳精,激射的阳精打在柔嫩的喉咙处,酥麻的感觉使得方晴再也抿不住嘴唇,一丝丝散发着浓浓雄性气味的阳精从嘴角溢出,半分钟之后,陈凡才停止射精,方晴吞下所有阳精,又把流落在外的全部舔净,这才起身爬到陈凡怀里,柔声喘息着说道:「小变态你射的真多,味道特浓,阿姨都不用吃早餐了。」

陈凡笑道:「这是我一天的第一泡阳精,能不浓能不多吗,便宜你这个风骚的阿姨了。」

方晴娇娇笑道:「哦,那阿姨谢谢小变态的赏赐了。」

陈凡在方晴的屁股上轻拍了一巴掌,荡起一阵肉波,哼道:「骚阿姨,趴在床上撅起屁股来。」

方晴以为陈凡要用后入式和自己性交,连忙爬起身来,撅起肥美的大屁股左右摇摆着,嘴里娇哼道:「唔,快点来吧,小变态,骚阿姨等不及了。」

陈凡看着方晴的媚态,来到方晴的身后,抓住左右摇摆的肥美硕臀,掰开臀肉,张嘴抵住方晴的小穴口,开始大力吸吮舔弄起来,方晴扬起玉容,轻吟了一声,满脸都是欲仙欲死之色,嘴里同时发出娇喘的欢愉之声,陈凡尽情的吸舔方晴的小嫩穴,把两片充血肿胀的大阴唇用牙齿轻咬,又含住不甘寂寞自己跑出来的阴蒂,左右摇摆,乐此不疲。

方晴腰身摆动后挺,极力迎合着陈凡的口交,嘴里不时的发出诱人的娇吟之声,「啊……啊……嗯……嗯……重点……喔……呜……哎……在重点……呜……呜不要……啊……喔喔……啊……」各种淫秽浪词纷纷冒了出来。

陈凡听到方晴的浪叫之声,微微一笑,嘴巴抵在方晴的穴口,伸长舌头,用粗糙的舌头在方晴的嫩穴里猛刮十几下,然后猛然吸气,感觉着小穴内的肉壁开始不规律的颤抖。

方晴哪里抵挡的住这般激烈的口交,剧烈的快感瞬间从小穴处传遍全身,仰起脖子,疯狂的摔着头发,宛如母狗般的嚎叫欢嘶,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小腿肚柔软紧绷的肌肉开始抽搐,小脚丫子上的十颗玉趾不停的蜷曲、翘起,再蜷曲、再翘起,陈凡知道这是方晴高潮的前奏。

「啊呀……噢噢噢……不行……啊……小变态……阿姨不……行了……不要……啊……唔哼……要……快……快嘛……我要……快……给我……噢噢……要泄了……泄了……」

陈凡运用真阳之气,从舌尖激射而出,直钻方晴子宫深处,这致命的一击瞬间打垮了方晴,被这股真阳之气一击,方晴子宫开始痉挛,汗渍淋漓的光滑玉背猛然挺直,全省瞬间僵硬颤抖,螓首高高扬起,眼睛瞪大瞪圆,樱唇微微张开,一丝丝晶莹的唾液从嘴角流下,却又发不出任何声音,紧抓床单的双手好像要把床单撕烂似得,子宫深处的真阴瞬间喷涌而出。

陈凡张嘴全部接住了从方晴子宫深处射出的真阴,这一次他没有咽下去,怕在伤了方晴的身体,混合着阳气化作一股水剑,激射进方晴的嫩穴深处,哪知事可而反,方晴被这股水剑再次一击,柔嫩的小穴,痉挛的子宫再次喷涌出更多的阴精来,而这一次方晴闭着眼睛,流着极度欢愉的泪水叫出声来,那么的撕心裂肺:「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

陈凡无奈只好张嘴堵住了整个穴口,一次、两次、三次……一直到第七次才停止住,陈凡感觉方晴不在泄出元阴,才坐起身来,看着瘫软再床,不断抽搐的方晴,扶起方晴,看着脸色苍白的方晴,张嘴把所有的元阴全部渡入方晴口中,运转真元恢复着她的体力。

过了一会儿,暖洋洋包裹全身的方晴睁开一双泛红的媚眼,眼神哀哀的凝视着陈凡,张嘴发出嘶哑的清音,「我死了吗?」

陈凡被逗乐了,笑道:「死了,又被我救活了。」

方晴无力的趴在陈凡怀里,闭眼养神,陈凡把她放在床上趴好,压在她身上不停的爱抚着,抓着柔软的肥臀越揉越爱手,掰开臀肉狠劲揉搓,方晴以为陈凡还要来,转头看着陈凡哀求道:「不要了小凡,饶了阿姨吧!」

陈凡笑道:「知道了,我就是想捏爆阿姨的肥臀。」看着臀缝中央不停蠕动的小菊花,开口问道:「骚阿姨这朵小菊花绽放过没有?」

方晴刚刚因为陈凡不在玩弄而放下的神情一紧,心里一阵苦涩,自己都没有给心爱的小情人留下一个处女地。

陈凡看到方晴的神色,心中已然猜到,虽然到最后方晴会在欲火中重生,心里还是一阵恼怒,扬起巴掌「啪」的一声响亮的臀光响起。

(待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7ee.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好色老头与我妻]